菏泽梅花拳官方网
网站首页 >> 历史渊源 >> 文章内容

梅花拳源头“老人集”考察行

[日期:2012-09-25]   来源:菏泽梅花拳官方网  作者:杨彦明十四辈   阅读:2502次[字体: ]

今年夏天以来濮阳梅花拳的朋友多次邀我去考察老人集的遗址,以便确定梅花拳之源头的精准区位。由于母亲有病住院数月,以驾鹤归西而终,之后料理丧事、办七,现在五七已过,才有了离家的机会。

    早晨起床后没有吃饭就去东站,在那里与郭训芳会合,于740分搭上去濮阳的高速汽车,经过两个小时的奔波到了濮阳。刘进刚、陈志法接到我们后就南下老人集。吴水清、李宏业、李丁瑞等濮阳的梅花拳界的不少爷们也从四面八方赶来。

    梅花拳根源经上说:梅花拳领法老爷(一说王红亮、一说邹宏义)在八公桥的老人集点了第一盏灯。涌现出孟有德、王西征、蔡光瑞、韩化礼、孙盘龙等一代梅花拳先师,之后梅花拳从这里传到清丰、内黄,之后向北传播到大名、广平、顺德等地。所以说老人集才是梅花拳之源头。

这些年来梅花拳爷们为老人集究竟在哪里作过多次考察论证,一部分人认为现在的张寨集就是当年的老人集,另一部分人认为:老人集并非一村,而是八公桥镇以南的张寨集、山王寨、东王海等七八个村庄,在同治二年(1863)黄河暴发洪水,冲破北岸,把这几个村子冲毁,三年后才堵住了决口。那么究竟哪里是老人集?

    据老辈子传说,当年的梅花拳堂坐落在老人集关帝庙的西南方三十步处。关帝庙已经被黄河的洪水带来的泥沙淹没百年以上,庙前的一颗老柳树也死去多年。前几年东王海村十五辈弟子王同成决心发掘关帝庙。在那颗印象中的老柳树处挖掘了五米多深,终有所发现,挖出一通关帝庙的残碑。残碑正面有这样一行字:梅秉忠义桃园结盟,背面是人的名字,可能是修庙捐资人。由此,可以证明此处就是关帝庙。残碑上见不到立碑时间,但文物部门根据碑座上玉兔追月的浮雕断定,这碑的时间应在明代之前。再往关帝庙西南方三十步处钻探,发现房基,可见历史传说并非虚言。当年的老人集就在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位于濮阳县郎中乡东王海村南、张寨集西南,抗旱应急渠北,106国道西侧200处。我们行进在田埂上,高大的玉米棵把大地淹没了,历史的沧桑似乎只有在黄河淤泥下流淌。

    在张寨村西头我们又发现一个残碑,找来撬杠翻开残碑的正面,看到这是一个村名路碑,用尽办法试将磨洗便可以认前朝了。上面有一句话:老人集,明初一张氏迁入……”这就是张寨集村名的来历。该碑是濮阳县地名办公室所立,虽然看不出时间,大概也就是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因为地名办这个机构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才设置。这通残碑虽然不是历史凭证,但是说明地名的专业机构对老人集的历史已经做过研究并有了自己的结论。如果没有新的历史遗存发现,老人集就在今天张寨集这个地方似乎已是定论。  中午我们在张寨集北面一个名叫六合的酒店吃了午餐。之后又到杨油坊一位十四辈的爷们家小坐,主人拿出自己种植的纯天然西瓜招待,果然味道与城市里买的瓜大不一样,临走主人又从院子里的石榴树上摘下一些石榴塞在我的包内。

杨油坊村子不大,但习练梅花拳的风气辈辈相传至今逾弥,当代著名的梅花拳师杨凤阁就出生在此村。杨油坊东面是蔡油坊等十几个油坊,四辈祖蔡兴道(蔡光瑞)就是该村人。称这里是梅花拳圣地实在是名不虚传。

    晚上,濮阳市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王克祥、濮阳市体育局局长孙山巍在泽世源酒店设宴招待大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