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梅花拳官方网
网站首页 >> 新闻通讯 >> 文章内容

与菏泽梅花拳大师、武林百杰王守义老师的一席谈

[日期:2012-05-15]   来源:菏泽梅花拳官方网  作者:菏泽梅花拳官方网   阅读:3050次[字体: ]
与菏泽梅花拳大师、武林百杰王守义老师的一席谈
曹广超/文
2012年4月2日---5日,我利用到菏泽出差学习之便,拜访了梅花拳大师王守义老师,与老先生度过了两天难忘的时光。
 一个月前,意大利梅花拳弟子来菏泽拜访王老师,王老患病住院,众人去医院探望,我由于下午才赶到菏泽,尊重风俗下午不能看病人,我没有去看王老,后来我忙着琐事,也没有尽所愿。这次我去拜访王老,看看老人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我徒步从军分区招待所到菏泽北关三里店新村,那个熟悉的院落,我敲开了大门,王老花白的头发,让我鼻子一酸。“不肖晚生给王师请安。”我向王老行礼请安,王老快步把我拉起,“广超你怎么跑来了,快坐”王老急切的说。随后我们便做在沙发上攀谈起来,时不时的王老口说手演,我细心聆听。谈的主题还是梅花拳,家里人反复说你病刚好,别太累着了。王老说你们不懂,也就广超和我能聊梅花拳这么投机,一般不懂和他们没有什么可聊的。哈,太抬举晚辈了。
:梅花拳架子:
      当今菏泽拉梅花架子的少了,能练完整的更少。整个菏泽一般就三套架子。(略)
南京打擂:
       当年南京打擂,李福田先生和长辈们一同商议,有杨士文带队,成员五人,杨士文、李永松、武镇库、吴体胖、王松元(王老父亲)。后来王老的祖母找到杨士文,说士文呢,你可不能让你师叔去打擂啊,吉凶难测,万一有个好歹,我孤儿寡母的可怎么活啊。杨士文等人无奈只好留下王松元在家行孝选中菏泽都庄都文彩接替王松元去南京,原因是都文彩和王守义老师是老表关系。后来,南京打擂,菏泽五人皆有奖回来,奖品和刀剑拉了一马车。杨士文组建菏泽国术馆,让王松元当了教习。
愿望:
广超啊,原本在我有生之年,把菏泽梅花拳的书籍整编成书出版,看来我这个愿望不能实现了,以后你得多帮帮建民把这个事做好(我当时泪在眼里打转转)。以后就看你们了。我说陆建民老师有条件和时间,我当尽全力以赴。
梅花拳问疑:
我研究了梅花拳这么多年,有几个问题我还是不得其解,广超你给我说说。1、梅花拳的祖师是谁,有说是张三省,有说是邹宏义,有说是法王老祖,有说是朱永元,到底是谁?我说:师父是这样,我们现在都是求同存异,既然有相同的地方,那不同的地方就事出有因。我认为祖师应该是朱永元,清丰雷家碑文上记载朱永元是法王老祖临尘,化名朱永元,也就是第一辈祖师应该是个活生生的人,不管是僧还是道,不管是哪位神佛转世化身也好,毕竟是活生生的人呈现的。这个不违背传说和伦理的。张三省师爷现在也找到家族和家谱,更正了某些传说是张三省(XING)三省吾身,现在是三省交界,誉满三省。2、梅花拳的班辈
整个菏泽濮阳内黄的百字辈都是“道德通玄静,风云雨露清”,河北及其他地方的是“道德通玄静,真常守太清”,为什么咱的和他们的不一样,就连曾经归属菏泽的梁山也是真常守太清。我说,我听老人讲,一家之言吧,当年邹祖传法经菏泽,留下辈谱,为了见证,略改动了几个字,所以菏泽这里是说领法老师创修百字辈,有这样几种说法一是邹祖为了留个见证一是邹祖预测以后会有后辈子孙白金斗中兴黄河两岸。白师爷是仙体,踏风云携雨露,到十代清字辈,南北梅花拳互相传道学习合理。3、白师爷到底是几辈祖师,有的说是八辈有的说九辈,白师爷是几辈?河北的那个传承谱上写着白师爷是八辈。我说菏泽的两种说法都有道理,但是现在不是争论谁是谁非得问题,但是这个很好确认,白师爷是焦师爷弟子,焦师爷是柏枝寺人,在柏枝寺焦师爷有家谱记载是八辈,这样白师爷是九辈是顺理成章的了,至于河北那个白师爷,当年在网上传播河北那个传承谱,我都打电话询问了后来我在后马庄碑林找到了八辈那个白师爷,叫白廷相,是赵三便之徒,与我们菏泽、邯郸的白师爷不是一回事。还有两个问题在此不叙了。
赠字:广超,可惜我这次住院后到而今还手抖,没法给你题款写你的名字了,这是个遗憾,我的字赠你几幅算咱爷俩的感情。我说很好了,能有您的手迹算你老对晚辈的一个认同和鼓励。我把原本王老师给陆建民教授书写的“梅花老架”带来了,王老说建民离我这近,没事,你经常来,先紧着你拿,哈哈。(后来我把其中一副转赠给我师兄曹生印了)
 师徒:
广超啊,你原本应该是我的徒弟,阴差阳错的我们成不了师徒,是个遗憾啊,当年,你崔师爷(崔文勤)把你介绍给我为徒,我当年工作忙、你又年龄小,所以推辞了,不能不说是个遗憾。我说遗憾什么啊,您们都是我的师父,教导我,晚辈感激不已。
老人把身边茶几上的笔记本拿起,翻开找到我当年曾给他的名片,广超啊,你的电话我一直留着没敢乱放,我们爷俩投缘,只是我们接触的太少了,有些东西我没法教你了,不能不说是另一个遗憾。
 辞行:师父,我就回去了,学习结束了,有机会我再来看你。广超啊,你不知道这话,。。。。。。,唉,师父说什么呢,您老没事,祖师会保佑您的。师父您老保重,晚辈广超向您老磕头行礼了。我依依不舍的拜别了老人,老人坚持送我出门,目送我好远。
 

相关评论